春风吹(Cover 方大同)

read more

我只是希望张艺兴,能幸福而已。

你真美 勋兴 微开兴 吸血鬼梗 短篇完结

再也没有

read more

枯水仙少年 魂卤蛋 虐第三章

吴世勋见张艺兴一脸不为所动的样子,不由得凑近那人白皙的脖颈,小心翼翼地轻咬着那性感的喉结。直到嘬出一大片暧昧的湿润滋味,他才缓缓地将一片熟悉的拨片举在张艺兴眼前。

“茶绿略深的颜色,漂亮吗?”吴世勋用没有抑扬起伏的声音问,他新染的浅褐色碎发减去不少凌厉感。张艺兴觉得,如果那枚拨片不是裂掉的,虽然他微微颤抖的双手感觉到他和鹿晗养在家里的,腐烂的金鱼的湿冷味道,他是不会过激的。

他哑然失笑,摆了摆手,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眼睛亮闪闪的,生气与无可奈何充斥着混浊的大脑,直直地看着吴世勋,

“吴世勋,没有必要的。我连喜欢的事都不可以做了吗?不会碍着你的,我保证。”...

     这章54不在线,主卤蛋,请勿上升现实ԅ(¯㉨¯ԅ)

        最先被挑唆的是鹿晗,他暴躁地左右突突骂个不停。班课上,被通知节目被砍掉的时候,鹿晗冷冷地一声不发摔门而出,因此他跟张艺兴偶遇在湿滑的安静的厕所,跟正趴在张艺兴身上恶劣动作的好学生吴世勋相遇在没有锁门的场合。那个场合如此荒唐,鹿晗双唇抿得很紧,说不出眼瞎是否正是这种感觉,无尽的黑暗漩涡中,白的反光的身影在一点一点地远离消失。在此之前,鹿晗曾经这么怀疑过很多次,又玩笑不已。直到张艺兴的离开,...

水仙

read more

好久好久不见,悲伤的小调突然适合鲜艳的文字了啊。继续改改改了吧。

鹿晗暴躁攻 吴世勋伪清冷实病娇攻 张艺兴 理智受

第一章

  张艺兴摔下床被痛醒的时候,右手臂与地面乱甩的酒瓶“嘣”的来了个亲密接触,“嘶…”,他睁开眼的第一个想法就是,鹿晗特么怎么还没把他弄死。

  敏感的脖子上,被那人强迫纹上的一朵枯水仙扯回了张艺兴的思绪,笑了一下,随手拉紧了浆洗得过硬的破挎包。对于张艺兴来说,有些略大的骚金色领带其实与以蓝黑色为基调的S附中校服并不搭。从灵魂深处挣扎出的拒绝卡在张艺兴的喉咙,然后呢,在鹿晗的绝对领域里僵硬地不舒服咽下去。

  只因为他是鹿晗?冷眼旁观的可不只他一个,张艺兴低...

人物已出场,本章卤蛋,下章勋兴…下下章繁星,下下章乱炖,满足我最后的初心,关心,颜心的愿望。然后滚回去继续背线代,σ(`ω´ )o背线代。

高能http://www.jianshu.com/p/49306132a535
换这个https://m.weibo.cn/status/4221746364281770?luicode=20000061&lfid=3920426482597708
或者在评论里

red-handed Mary

染血的玛丽


The man can play?

男孩以何作乐?


The machine, toy and shake dog tail.

机械,玩具,疯狂拽着狗的尾巴


Woman could play?

女孩醉心于何?


Sugar,  rabbit etc of good things.

糖果,兔子,无非精致


What about me? Can I play?

剩下我?我能做什么呢?


Can play a horrible game!

我可以玩很恐怖的游戏喔!


扶着红色的栏杆,二楼有着一副令人浮...

酸甜苦辣之中,好像是,辣既没有营养又容易让人上火,但是就是有人喜欢没头没脑地喜欢它,鼻涕和眼泪是辣的副产品,一边吃一边擤鼻涕就是吃川菜一大景观。还有麻,小粒的川椒的颜色和形状就像是荔枝缩小了好几十倍,把人会麻得“索索索索”只吐舌头而四顾茫然。


川菜之好,就好在于和人的肠胃起剧烈的冲突,一入口,冲突便骤然而至,冲突有时亦是一种快感。--《四方五味》


“我不停祈愿…”的汽水音已是第三遍响起,眼里的是一帧帧有关“严小赖”的片尾花絮。窗外的光线渐渐暗淡下来,vivi也懂事的安静趴着,只剩下枕头边的手机屏在昏暗的房间里不甘心地亮着光。连日夜忙个不停的俊绵哥都已响起均匀的呼吸,整个空间只有...

前队友避雷

“还不滚出去!”店小二的语气十分凶狠,吓得来往的客人都停下来看热闹,被骂的乞丐张大了嘴,脏兮兮的脸涨得通红,像猝然遇到如此暴力之人而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人总是恶意地描述这个世界,却并不掩饰假笑的眼睛滚出来的浓浓恶意,而这恶意总要去一个地方,像水往低处流,那社会底层就是人群中的洼地。

张艺兴停下步子,皱起眉头,看着举着高高扫帚的小二,他狭长的脸被刺眼的阳光反映地愈发肮脏。扔下几粒银子,砸在那小二的扫帚上,瞧见先前跪在一边的乞丐脸上有一种令人脊梁发凉的邪恶表情,尽管在一瞬间他的脸上挂着的还是那副卑躬屈膝的微笑,但还是有邪恶的东西跑出来了,像墨水渗透了劣质的草纸一样。

听到那张公...

鹿晗静悄悄地盯着监视器,紧抿着嘴尽量不去发出骂人的话。垂在裤兜边的拳头被捏得嘎嘎作响,鹿晗他很不爽。


“怎么样?”鹿晗挑眉问。


“张艺兴他还不能马上出来”吴亦凡吐出一句既成事实的话,但是张艺兴的未来为什么要让他来判定?


朴灿烈眼珠子骨碌碌转动,尴尬地动了动喉结,“哥,你千万不要冲动,我会尽全力去保障张艺兴的安全”


“你知道爸爸要你回去吗?”鹿晗回头望了望屏幕里的张艺兴。


朴灿烈莫名其妙地听着鹿晗说起家里的事,本来搭在椅子上的右腿啪地站直,伸手拉住身边的鹿晗,两人的身影消失在门前。


“哥,你半途从南方军区辍训,是因为张艺兴。我知道的,所以我会尽全力护张艺兴安危...

半响没有听到张艺兴的回答,吴世勋搂紧了依偎在怀里的人,撩起散落在耳后的青丝发梢,他想仔细看清楚张艺兴的脸,视线相接处却被那人堪堪避开,脸色变得有些黑,不由地提高声调:穿上,嗯?你不是很喜欢去珉香楼过夜吗,怎么,你难道没学着那些狐狸精作 贱招式,还是说我这根没让你爽到,你他 妈竟然去找女人!

说着,吴世勋猛然跨坐在张艺兴小腹,眼睛晦暝幽暗,双手从淡眉划到饱满的下唇,抚摸着那早早挺立的茱茱,张艺兴的乳 晕是暗红色的,他的乳 头则是两粒粉红,好像两粒樱桃。想了想,低头咬住,用牙齿细细的撕扯,直到血腥味在口齿间晕开,起身对着张艺兴漂亮的耳廓说到:你好好待在我身边,不好吗?

刀子般锋利的欲望从吴世勋...

前队友避雷

这边吴亦凡和朴灿烈这帮警察忙得焦头烂额,吴世勋倒是逍遥自在得很,随意地吐出一个烟圈,身体渐渐发热,露出一抹微笑,翘着的腿蹬得椅子咔咔作响,他非常乐意去把这监狱里乱炖的势力一口吞下去。

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个枯燥的人脸:边伯贤是个人才,逗得人喜笑颜开,一溜的荤段子和稀有的套-子也有手段,搞得进来的。金钟仁的势力不像表面那么简单,有几个蝼喽那样数得清楚明白,他搞来的武器像他的心思那样琢磨不透,唯一确定的最终还是要跟他吴世勋斗,尽管他明着叫声“勋老大”。至于张艺兴,他算是来得巧,让这出戏越是有趣。吴世勋骨子里的东西正慢慢沸腾着。

监狱里为数不多的清静时候,大概是早晨四五点时候。

“我...

周围的人脸上荡漾着神秘古怪的微笑,张艺兴瞅着抱着一捧白菊花已然成为焦点的吴世勋送去了温柔(?)的注视。哈麻批!给老子解释清楚!!


吴世勋含羞带喜地忸怩着,然后送去了“你懂的”的眼神——通过十几年观察张艺兴讨价还价的表情研究,总结得出张艺兴最喜欢的表情是右脸腮帮子向上耸,带着点窃喜地回眸一笑的小妖精姿态。然而并没有什么屁,用,张艺兴差点没有晕厥地看着对面仿佛被他上了的娇羞的吴世勋,都快心肌梗到产生不良呕吐反应了。


“艺兴,送给你”


“抱着菊花看电影?”


吴世勋犹豫了半天,哆哆嗦嗦地说:这不花店打折,菊花打得最厉害。我想你那么为钱着想,我们以后在一起了要互相习惯,我先省省钱...

仔细想了一下,我勋哥怎么这么渣!还有,我虎大才不是什么变态,大佬任性。


“既然穿不好,那就别穿了”吴世勋拧开靠床的小灯,用逗趣的口吻笑着,挣扎着的小白兔最是勾人,忍不住想要玩坏了,吞咽下去。如果一味地迁就他,只会让他提高警惕。


与脱掉衣服的窸窸窣窣声相比,张艺兴丝毫没有反抗的样子让男人有些急切。到了这一步,吴世勋数着衬衫扣子,让渴望已久的身体在眼前展开,凑近小巧的喉结,鹰鹫般锋利的眼神突然停留在紫红的吻痕上。吴世勋嗤笑了一声,用大拇指抚摸那寸肌肤,怎么总是有人觊觎他吴世勋的猎物,心里很是不自在,他改变了主意,对这疯狂的狩猎游戏产生了更加浓厚的兴趣。


如同最上乘的丝绸那样,慢条...

有一次,突然想到,有什么话是让人一看便心生伤感与惆怅的。思索了很久,还是没有找到答案。


若说是多久未见的友人寄来一张远方的明信片,彼此还有精力与时间去把远方揉成近处。倘若是爱人的心心念念之词,似乎又总是那些话,沾染着爱情初生的吸引,过渡的消极繁琐,与绵长的纠缠。抚过一张张由青涩向成熟变化的毕业照,岂是单向箭头的他们一直在等待同学聚会的交流?手机相册里甜蜜而煽情的照片一推一堆,占据着内存的心腹,淡淡的哀愁和浓烈的喜悦顿生,岂是单向箭头的恋人徒劳的等待青鸟的指引?


生命的意义在于双向的寻找,那么有什么是单向的呢?


虽然我不想承认,但是事实让我的罪状已是板上钉钉。在收到爸妈新电话号...

咋个说喃?感觉有点虐???爱糖的小仙女慎点哈,这篇文其实是我拿来练肉的,结果写了这么多铺垫。额。

那坐稳了,上路

第二章

明天终于决赛了!!比赛完,就放松啦,啦啦,更文吉祥呀。

是的,还是你们熟悉的地媳妇儿我/(ㄒoㄒ)/~~,我写了啥子不根正苗红的玩意儿吗??兄弟伙他╮(╯_╰)╭屏蔽我三回了!很伤心,走,看点甜的,链接走起。

二吊子水平进决赛了,嘿耶,又要忙着党课,不能玩手机,马上又要比赛,这么长时间,妹子对不起大家,你们想看哪一个,今天赶赶,祈祷不要被逮到。

比赛开始了,需要你们压压惊

成语大赛好像大西瓜,亲爱的,想去拖后腿呀。

地点:s大9号楼男生宿舍一个黑漆漆的小窗口


时间:北京时间4月7日晚上11点,即首尔时间8日零点


吴世勋卧在被窝里,将一条色彩丰富的短信发了出去,通过中国移动短磁辐射,传输到只有十几米相隔的男生宿舍,具体来说,是10楼的07号房的一个床铺上。紧扣着手机,吴世勋期待黑夜里一声欢悦的大吼,震惊s大10号宿舍楼,就算是吵醒宿舍大妈,这他妈也是很兴奋的美事啊。


一个字一个字浏览过去,吴世勋觉得自己简直不是当年的二狗子了,瞧瞧,多么情感澎湃,排比,成语,感叹的手法,楷模级别的内容:


张艺兴,我想你想了一天,辗转反侧又想了一夜,我忍不住了!想你想到眼发花,头发晕,心绞痛!我想和你一...

张艺兴常在想,如果那年没有那场蓄谋的车祸,如果没有早早相遇,如果他们没有逼到最后一步,张艺兴的命运会不会不一样。


6月散去了最后的漂亮掩饰,离开总是要离开的。


瘫软在纯白的被褥上,感受到空洞洞的风飞过未关紧的窗,电话响个不停,已经不想去管是哪家远方的亲戚矫揉造作的试探父母留下的遗产问题了,电话铃声叮铃铃刺激咚咚跳的胸膛,那里好像是假的一样,什么都没有了。


电话铃铃作响,暗下的屏幕堪堪遮盖住张艺兴心中最重要的名字。


人生本来就没有什么可以一直等待的东西,太多厌倦的干扰和低贱的人事。


一场高考把张艺兴人性里的情感焚烧殆尽掉了。


八月末,短暂的落花,静静飘落在嘈杂...

五年了,整整追了五年了。开始时我14岁,然后16岁。然后17岁,18岁,19岁,30岁,50岁,用老掉牙的面容拉着圆嘟嘟的小孙女,一个一个哆嗦的念叨。

我们懂得真实。

我心底有个小窝窝是饱满的,的确是,那里有心心疼疼的人。

我喜欢的人怎么就知道把委屈藏着掖着,你要知道,喜欢你不只是因为你怎么怎么光鲜,是你教会我们好多好多东西,是个真实的自己。

:-D至少为了能和你们交流,英语提高了很多,好大好大一截哦。

数学,哎哟喂,做不下去,把sehun的照片一张一张贴在数学书,笔记本,卷子夹上,:-D大半夜的,偷偷戳一戳图片,又继续写,,然后就就145了,,我妈妈奖励了好多钱哟,被她孩子买了一堆...

我觉得凭我这政治觉悟和刚会的自行车,,这次的入党over了,不哭不哭


我那算肉吗??! 人生第一次被屏蔽啊!!不行了,我需要冷静,让我再去写一篇(づ ̄3 ̄)づ╭❤~哼╭(╯^╰)╮

那天,张艺兴很早就进了教室。


还没跨进门,就瞧见两个人偷偷摸摸弯下腰在吴世勋课桌里塞着什么。满脸通红的孩子头放得很低,眼神左右飘忽间瞥见了门口的张艺兴,拉过一旁的闺蜜飞一样的跑了,教室里只留下了咯咯的笑声。


暗恋最是苦涩,也最是甜蜜。


张艺兴想了一会儿,点头又是摇头,最后狡黠地笑了笑,拉开吴世勋的椅子,把桌子里的东西一件一件地摆在桌上,大大小小色彩缤纷的礼物中,一封粉红色的信最是显眼,张艺兴怔了怔眼,止住想疯狂撕掉的冲动,只是偷偷地塞进自己的衣口袋。


做有些事情,并不是为了让自己快乐,只是单纯想去做而已。


剩下了一大堆的礼物和张艺兴大眼瞪着小眼。


张艺兴眼尖...

        南方的小镇,樱花比往常开得早了一些,诱人的粉红点缀在熙熙攘攘的凤凰巷子里。弄堂里茶香飘逸在竹桌上慵懒人群的哈欠和笑声中。


        亦或是在这样热闹的场合,吴世勋做出那样冰冷的事,是张艺兴怎么也没想到的。


        匕首被狠狠捅进鹿晗柔软的肚腩,鲜红的血浸染了飞扬的樱花瓣,吴世勋拿起落在冒血处的花瓣,两指挤压狠狠碾碎。...

1 / 3

小媳

爱历史爱生活,大二狗,爱兴,性格饭

© 小媳 | Powered by LOFTER